首页  >  蓦然回首60年 > 正文

开国将帅亲自选定院址

发布时间:2017-03-01

  沿北京城的中轴线一路向南,出永定门不到十公里,便可抵达南苑。坐落于此的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火箭院”),被誉为“中国航天发祥地”、“中国长征火箭的故乡”。
  上世纪50年代末,中国的火箭和导弹事业铿锵起步。第一代航天人慕名到南苑踏勘,经开国元勋谨慎抉择、果断批准,1958年年初,火箭院最终将“家”安在了这里。


△火箭院现貌
当年选址,有3个备选方案

  1956年初,党中央根据钱学森的建议,作出了发展导弹、火箭事业的决策,之后迅速成立了相关的机构,并从军队、工业部门和高等院校抽调了100多名技术专家和党政干部。“那时,我们的航天事业可以说是一张白纸,面临着‘三不定’:地址不定、任务不定、编制不定。”时任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党总支书记、党团办公室负责人兼干部组组长的闫恩荣说。当务之急,就是选址。
  1957年,中央军委对国防部第五研究院进行了体制调整,成立五院总院,下辖一、二两个分院,一分院即现在的火箭院。
聂荣臻元帅当时为国务院副总理,主要负责筹备我国的导弹事业。在一分院成立之前,他作出指示,要做好选址工作,既能满足导弹、火箭事业长远发展的需要,又可安顿好科研人员,满足他们的生活需求。
  1957年春天,北京城的柳梢刚吐出了新绿,扑面而来的风还夹着丝丝的凉。在国防部第五研究院政委谷景生的带领下,火箭院的选址工作紧张而有序地展开了。
  “当年考察了北京很多地方,看来看去,有3处地方较为合适:长辛店李家裕的马列主义学院二分院、永定路半壁店的财务学校和南苑。”闫老回忆。
  马列主义学院二分院附近有铁路,内部设施相当齐全,有办公楼、宿舍楼,还有游泳池、牛奶场、大礼堂等。永定路财务学校也有现成的教学楼、住宿楼,搬进去即可“开工”,但周围民居较多,发展空间太小。
  火箭院成立在即,一批科研人员亟待安置。若是解燃眉之急,这两处地方各有千秋,择一即可。然而,“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中国导弹和火箭事业的拓荒者,像爱自己的孩子一样深爱着航天事业,他们必定要为火箭院做好长远的打算。
  “我们建造一个搞导弹、造火箭的研究院,要建很多厂房、大楼。火箭院落户的地方一定要地势开阔,不仅能满足一两年的需要,还要满足十年、二十年、一百年,乃至更长时间的需要。”闫老道。

选定南苑

  “我们来到了当年皇帝打猎的南苑,芦苇一米多高,把人都围起来了。满地都是野鸭子,人一靠近,唰的一下都飞起来了。我们走了一大圈,站在高地上四处望去,只见东边很开阔,是一片沼泽地,河水清澈见底,有很多黑鱼游来游去;西边有一个飞机修理厂、一个职工医院、几处散落的农家宅子,更远处有个军用机场;南边是一片树林、几个山包;北边地势矮一些,现在的三营门方向全是稻田……”提起第一次来到南苑东高地的印象,闫老绘声绘色地讲道。
  这片土地,就像专门为火箭院“量身定做”的一样——地势开阔,未来搞基建、兴土木,大有发展空间;毗邻机场,未来接收人才、来往出行多有便利;靠近飞机修理厂,未来生产、加工或可有所合作;而近在眼前的职工医院,未来又可以为科研人员的健康“保驾护航”……
  当即,选址一行人就在旷野上粗略地进行着规划,哪里用来建厂房,哪里用作办公区,哪里适合安排宿舍区……直到夕阳西斜,倦鸟归林,他们仍意犹未尽,却不得不“打道回府”了。
  回到国防部第五研究院,谷景生政委带大家迅速将实地考察的情况整理出来,连同马列主义学院二分院和永定路财务学校的方案,一起呈报给聂荣臻元帅。聂帅认真听取了汇报,问了很多详细的问题,在反复比较后三思而定——就选南苑!
  随后,“8102工程”迅速上报。这一工程,即在北京南苑建设我国第一个具有研究、设计、试制、生产能力的弹道式导弹基地。
  1958年3月10日,国务院副总理、国防部部长彭德怀亲批“8102工程”设计任务书,确定火箭院及其试制工厂建在北京市南郊的国营211厂(前身为南苑飞机修理厂)及其以东地区,占地51公顷。

破土动工

  1959年,在完成了筹建准备、购地移民等前期工作后,“8102工程”破土动工,“三通一平”(水通、电通、路通和场地平)很快完成,8000余平方米的院办公楼开始抢建。


△现在的院办公大楼

  1960年,“8102工程”上马大干,它被列为国家重点项目,被誉为“天之骄子”工程。国防工办、北京市委、全国各省市都给予的极大的支持和帮助。从全国各地调来的军队干部和大中专生纷纷投入到了工程建设中。在“边规划定点、边设计、边准备、边施工、边修改、边使用”的急迫形势下,一座座厂房、一幢幢住宅楼拔地而起,火箭院的雏形得以初见。可以说,在这场“争时间、抢速度”的“大干”中,火箭院上下同心,打赢了一场又一场漂亮仗!


△火箭院生活区

  “60年前,来南苑选址时,我们就相信中国航天事业会有广阔的发展空间,但发展成什么样子,谁也不知道。”闫老说。如今,看着火箭院已成规模的科研区和高楼林立的生活区,看到中国导弹和火箭事业60年来的辉煌成就,这位94岁高龄的老人欣慰地说:“我们在中央的关怀下,在彭德怀、聂荣臻等元帅的领导下,为火箭院选对了院址,为国防事业做了应该做的,完成了党和国家交代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