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蓦然回首60年 > 正文

连夜接收资料,研制第一颗导弹

发布时间:2017-03-22

  1958年6月28日下午,一声悠长的汽笛声划破长辛店的宁静,运送苏援P-2导弹(我方仿制工程代号“1059”)技术资料的列车抵达北京。当晚7点,装载资料的车厢被运到国防部第五研究院一分院(今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火箭院”)驻地——长辛店李家裕铁路支线上的马列主义学院二分院。

   
            △“1059”吊装                                          △“1059”准备发射

  “这些技术资料是苏联援助我国仿制第一枚导弹的,是第一批、也是最多的一批‘1059’资料。当时,多数人对导弹还是很陌生的。这些资料对中国开创导弹事业,在设计、工艺、设备等方面都起到了入门的作用。”时任国防部第五研究院保密检查处资料科科长杨宏声说。
  为做好“1059”资料的接收工作,1958年4月,国防部第五研究院一分院成立了保密检查处,负责准备资料库房、保密设施,配备懂俄语的资料人员,进行保密教育等前期工作。“库房设在马列主义学院二分院东工字楼一层,为确保资料的安全,我们临时为库房安装了铁门、铁窗。”杨宏声说。
  从火车站到库房有1000多米,沿途布置了几十名警卫人员。“从晚上7点30分,警卫连的战士开始将大大小小500多箱资料卸下火车,装上军用大卡车,再运到东工字楼,将所有资料搬进库房。”杨宏声回忆。
  晚上9点多钟,警卫战士的搬运工作一结束,资料科人员就马上开始了开箱、拆包、清点的工作。
  苏联援助的500多箱图纸资料,既有俄文总目录,又有导弹结构、发动机、控制系统等各部分的分目录,同时还在每箱资料里分别附了装箱单。清点资料的难点,就是将这些目录既准又快地翻译出来。
  可是,资料科7个人中只有3人学过俄语,他们还是半路出家,并不懂技术。杨宏声说:“当时,一位小姑娘找到我,说她叫颜子初,是室里派来帮忙翻译资料清单和目录的。她说自己是共产党员,刚从苏联回来不久,保密和翻译都没有问题。”这样一位既懂技术又会俄语的人来帮忙,真的是求之不得。
  6月底的北京,天气非常炎热。库房里没有电扇,更没有空调,每个人都是汗流浃背。“颜子初不仅帮助我们资料科翻译了几十份装箱单和箭体、发动机目录,而且帮助搬箱子、扛资料,比我们流的汗都多。一个小姑娘有这种精神,使我们肃然起敬。当时我就想,有这样的年轻知识分子,还愁中国的导弹、火箭搞不出来吗?”杨宏声回忆。
  等所有箱子清点完毕,所有目录翻译完毕,已是深夜12点。颜子初和资料科人员带着十几页中文目录和部分俄文资料来到时任设计部主任的梁守槃和任新民的办公室,请两位专家审核。当即,大部分资料按专业分类,下发给了相应的设计单位。
  6月29日凌晨1点多,彻夜等在办公室的各设计单位的科技人员终于拿到了与自己专业吻合的“1059”俄文资料。他们好像拉满了弓,终于等来了雕翎。此时,窗外星斗满天,室内灯火辉煌,各单位的“1059”资料翻译、复制工作紧锣密鼓地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