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蓦然回首60年 > 正文

三年困难时期,吃上“科技肉”“科技豆”“科技鱼”

发布时间:2017-03-29

  1959年至1961年,国家处于经济困难时期,粮食和副食品、蔬菜等供应紧张。然而,各大军区在自身供应也很紧张的情况下,尽最大努力,把69万斤肉、23万斤大豆、64万斤鱼及水果、蔬菜等支援国防部第五研究院。总后勤部又专门给国防部第五研究院一分院(今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火箭院”)调拨60万斤大豆。这些来之不易的农副产品,饱含了党和军队对国防科技工作者的真切关怀,火箭院的科技人员亲切地称它们为“科技肉”“科技豆”“科技鱼”。

科技人员出现浮肿

  三年困难时期,火箭院成立伊始,人员大量增加,各项消耗巨大。科技人员普遍吃不饱、吃不好。
  1957年分配到国防部第五研究院的科技人员陆友人回忆:“那时候,男同胞一个人每月只定量供给32斤左右粮食,女同胞只有28斤左右,我们一日三餐在食堂吃。早上是一碗稀饭、一个馒头,就着点咸菜。中午是一碗大米饭、两个素菜。晚上是两个馒头、一碗菜。一天不超过1斤1两,油水很少,难见荤腥。”
  即便这样,科技人员对刚刚起步的中国导弹和火箭事业充满了热情和干劲。他们不分昼夜、不知疲倦地研究、设计、试验、看资料……在简陋的办公室里,几乎每天深夜12点前都是灯火通明。“一到晚上11点左右,各个室的室主任、政委(后改称指导员)都会挨个儿办公室转,催促大家早点回去休息,别把身体累垮了。”时任国防部第五研究院第三设计部秘书兼支部书记的李福禄说。

 
△火箭院的科技人员在学习、描图

  1960年11月29日,311医院的报告显示,仅10天内,火箭院就有600多名科技人员因营养不良、过度疲劳而出现浮肿现象。

聂帅向各大军区“化缘”

  聂荣臻元帅当时主管国家科学技术发展和国防科技工作。科技人员的生活处境和身体状况,时刻牵动着他的心。于是,1960年12月22日,聂帅向海军及北京、广州、济南、沈阳等大军区的领导呼吁,请他们尽快想办法给予支援,调拨一批猪肉、鱼、黄豆、海带等副食品和水果给国防科技战线,并强调“这也是一项有力的政治工作。”
  很快地,“从内蒙送来了黄羊,从东北送来了大豆,从沿海送来了鱼,从上海送来了青菜……”李福禄说。当时,各大军区的农副产品供应也很紧张,但他们却能这么无私地支援国防战线上的科技人员,这让火箭院所有人都深受感动。

优先保障科技人员

  一批又一批肉、豆、鱼、蔬运到火箭院后,要及时分配给大家。可火箭院当时有数千名员工,其中包含科技人员、行政人员、后勤人员等,先给谁分?给谁多分一些?
  “在分配上,院里奉行一条原则:科技人员靠前,其余人员靠后,行政领导少分或者不分。”李福禄说。火箭院上上下下参与分配的行政干部有很多,但没有一个人对这样的分配方法提出意见。有的领导甚至还细心地将大苹果、大香蕉分给科技人员,把小苹果、小芭蕉留给其他人员。

伙食逐步改善了

  建院初期,多数科技人员尚未成家,再加上科研生产任务繁重,大多数人在食堂就餐。
  食堂的炊事员会提前将送来的“科技肉”“科技豆”“科技鱼”做好,然后酌量加进一日三餐之中,为科技人员改善伙食、增加一点营养。饭菜价照旧,并不收额外的粮票。
  在各大军区和总后勤部大力支援的同时,火箭院各食堂也在部分官兵和广大员工的帮助下,自己种地、种菜、养猪、养鸡、做豆腐等,慢慢缓解了农副食品供不应求的状况。
  仿制中国第一枚导弹“1059”进入决胜阶段时,炊事员甚至还亲自将热腾腾的饭菜送往车间,保证科技人员能吃得饱、吃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