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蓦然回首60年 > 正文

我接第一批归国专家入火箭院

发布时间:2017-05-03

  1955年10月23日,火箭技术专家钱学森突破重重阻碍,回到祖国的怀抱,在各级领导的大力支持下,开始筹备和建立中国航天事业。在“克利夫兰总统号”即将启航的时刻,他庄严地说出自己回国的使命:“……要竭尽全力建设自己的国家,使我们的同胞过上有尊严的幸福生活。”


△1955年,钱学森一家在归国的“克利夫兰总统号”船上

  在国防部第五研究院一分院(今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火箭院”)成立之初,还有很多像钱学森这样的归国良才。他们有着强烈的爱国心,把最宝贵的年华献给了中国航天事业。
  张守信当时在国防部第五研究院一分院干部处任技术干部组组长,参与了接收归国专家的工作。他说:“从1958年到1963年,在中央的关怀下
,国务院专家局将70多名从海外归来的技术专家、留学生抽调到我院。”

  
久负盛名的技术专家

  
  “1958年1月,材料专家姚桐斌从联邦德国回来。我去接他那天,他穿得西装革履,说话很客气,待人有礼貌。我告诉他,组织安排他就任材
料研究室的主任。他说,坚决服从组织分配,会尽全力搞好导弹材料的研究。”张守信说。
  在建院初期入院的,还有曾在美国密歇根大学研究生院深造、并获机械工程硕士、工程力学博士的任新民,曾在美国加州理工学院攻读航空工
程和数学专业的空气动力学家庄逢甘等。
  这些技术专家应用所学、各展所长,不仅在攻克技术难关中发挥了巨大作用,也用兢兢业业、坚忍不拔的精神和谦逊朴实、认真负责的作风,
潜移默化地影响了火箭院大批青年技术工作者。

 
带军衔的留学生

  
  “1958年3月,我到总参谋部招待所去接从苏联回来的8名留学生。他们全都穿着呢子军装、佩戴军衔,看上去英姿飒爽,非常精神。我简单说
明了来意,他们就即刻动身,随我来院报到。”张守信说。
  这8名留学生,当初都是由中国首任空军司令员刘亚楼从军中抽调,选派到苏联的军工学院攻读飞机设计、发动机等专业的。其中就有后来的
“两弹一星”元勋、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孙家栋,后来的长征二号E火箭总指挥于龙淮,后来的长征二号丁运载火箭总设计师、中国工程院院士孙敬良等。

 
专业对口的留学生

  
  “从苏联莫斯科航空学院回来的马作新、王之任、王永志,从苏联莫斯科包曼高等工业学校回来的刘纪原、南新宇、颜子初、高令俊,从莫斯
科精细化工院高分子化学专业回来的于翘等,专业算是比较对口的。”张守信说。
  就拿苏联莫斯科航空学院的几名毕业生来说,1958年分配到火箭院的马作新、王之任学的是液体火箭发动机设计,1961年分配到火箭院的王永
志学的是导弹设计。
  “1958年7月,我去接一位从莫斯科精细化工学院橡胶专业毕业的女同志。她个头较高,穿了件‘布拉吉’连衣裙,很洋气。我对她说,研究
院新成立,工作和生活条件都很艰苦。她说,为了中国航天事业,苦点累点也不怕。”张守信回忆。这位女同志,就是王曼霞。初到火箭院,她就巾帼不让须眉,在“1059”工程中带头解决了橡胶密封件的大难题。

  
不负重托,科技报国

  
  中国著名科学家钱三强说:“虽然科学没有国界,科学家却是有祖国的。正因为祖国贫困落后,才更需要科学工作者去改变她的面貌。”
  第一批归国专家、留学生作为火箭院科技队伍里的一批宝贵财富,得到了院各级领导的关怀和重视。后来,这些专家都成了航天队伍的技术带
头人和领导骨干,这些留学生也相继成了各专业系统的行家和中坚力量。他们将一流的专业知识奉献给航天,用真挚的情怀报效了祖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