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蓦然回首60年 > 正文

儿子造导弹,隐瞒父母20多年

发布时间:2017-05-10

  上世纪50年代中期,中国的导弹和火箭事业起步前行。这是一项保密要求很高的事业,在当时,所有从事这项事业的人,对外不许透露单位地址、工作内容等,就连自己的亲人,也不能多说一句。如今年近八旬的徐保民回忆:“我年轻时从事导弹事业,竟隐瞒了父母20多年。”


△西北工业大学

  1959年夏,刚刚高中毕业的徐保民被校长找去谈话。校长说:“你政审合格,成绩也不错,如果想学理工科,就报考国防科技专业,国家现在最需要这方面的人才。”那年秋天,徐保民被西北工业大学航空发动机设计专业录取,之后分配到火箭发动机设计专业学习。可当他将金榜题名的喜讯分享给父母时,父母却无从打听儿子学的是什么专业,将来毕业会从事什么工作。“我只对他们说,我学的是保密专业。父母也没多问,就嘱咐我服从国家安排,好好念书。”徐保民说。


△国防部第五研究院一分院

  1964年7月,徐保民大学毕业,接到通知——到国防部第五研究院一分院(今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报到。这是中国第一个比较完整的弹道式导弹研制基地,1965年改名为第七机械工业部。他拿着学校发的30元路费,自己从家乡宝鸡乘火车到部队报到。此时,他的父母除了知道儿子被分配到了北京外,其他情况一概不知,也无从打听
  到了北京,徐保民与父亲常有书信往来。但在一封封寄回的家书上,他不能透露自己的真实住址,只能用“北京市9200信箱”代替。
  上世纪60年代初,毛主席发出“备战、备荒、为人民”的号召,作出加强“三线”建设,建立巩固的战略后方的指示。徐保民所在的单位承担了在我国西北地区建设航天产品大型试车台的重任。作为一名设计员,他参加了踏勘选址、工程设计、施工建设等,从此频繁出差,往来于西北和北京之间


△踏勘人员在大山中徒步选址

  当时“三线”选址对外要绝对保密,徐保民每次出差执行任务,只有室主任和指导员知道内情,就连到财务科借出差费,都不能透露自己的行踪。在这样的情况下,徐保民虽在出差途中多次路过家乡宝鸡,却不能中途下车,到家中看望父母亲人
  1966年末,徐保民所在单位的“三线”选址在经过多次实地踏勘和充分论证后,经中央批准,定点在了甘肃酒泉。徐保民和其他相关设计人员必须在北京完成扩大初步设计后,立即奔赴酒泉建设现场
  当时,徐保民在领导和同事的见证下,举办了婚礼。由于时间仓促,双方父母均未到场。事后,他在家书中将这件事告诉父母。父亲在回信中表示出了不悦:“没有听你说,怎么就结婚了,简直是莫名其妙。


△酒泉发射场建设初期

  1967年5月,徐保民来到酒泉发射场,一待就是4年多。这期间,他给父母写信,地址栏留的是兰州邮政某支局。实际上,他们距离兰州还有1000多公里


△四川省万源县“三线”建设

  1971年3月,徐保民被调往四川省万源县,和早在这里支援“三线”建设的妻子久别重逢了。此时,这里的“山沟”尚处基本建设之中,到处都在建厂房、办公楼、宿舍等,核心的设备设施尚未大规模安装,员工家属可以到生活区探亲。然而,徐保民父亲虽然来到了儿子生活的地方,认识了与他朝夕相处的同事,但对于儿子的工作环境和工作内容,依然所知为零。
  直到1982年,第七机械工业部更名为航天工业部。徐保民的父亲从报纸上看到了这一消息,多年笼罩在他心头的疑团总算解开了。原来,儿子的单位第七机械工业部是为国家造火箭、搞导弹的。
  “20多年来,父母都知道我在保密单位工作,从来不问我工作和单位上的事。当我隐瞒了多年的秘密终于公开了,他们反而表现得很平常。在7个兄弟姐妹中,我离家最早、回家最少,但父母从未有过怨言。他们只要求我把工作做好,让组织满意,不辜负国家的信任,家里的事就不用操心了。”徐保民说。
  常言道,养儿防老。可对徐保民的父母而言,盼子成才,则是为了让他飞得更高、走得更远,用实际工作报效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