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蓦然回首60年 > 正文

在车间主任家过年三十

发布时间:2017-05-24

  每逢佳节倍思亲。尤其到了过年,离家在外的游子特别想回到故乡,与亲人团聚。
  可在上世纪50年代中期,中国导弹和火箭事业创建之初,国防部第五研究院一分院(今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火箭院”)的很多科研人员却因工作之需,不能回家与亲人过团圆年。火箭院211厂的杨景德就是其中之一。
  杨景德的故乡在上海,刚参加工作的头4年里,他从未回过家。那期间的年三十,他都是在车间主任家过的。
  第一次,大年二十九那天,车间主任下班时对杨景德说:“你明天下午四五点钟,到我家去一趟。”
  领导突然找他,有什么事呢?是自己的工作没做好吗?是要布置新的任务吗?杨景德心中打起了鼓。年三十下午,他带着疑虑敲响了车间主任家的门。
  一开门,车间主任笑道:“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大年三十!”此时,餐桌上摆好了糖果、花生,师娘正围着灶台准备年夜饭。小小的屋子里,散发出浓浓的过年气氛。原来,车间主任是邀请他来家中吃团圆饭、过团圆年呀。
  杨景德依然清晰地记得,师娘做的丰盛“大餐”,有扣肉、汤圆、年糕等南方风味,还有一条大鱼。按照上海人过年习俗,大鱼在除夕夜只能看不能吃,初一往后才能食用,寓意“年年有余”。席间,车间主任和他谈了工作上的事,简单讨论了一些技术问题。餐后,车间主任家的孩子又陪他打牌、聊天、放爆竹。
  车间主任和杨景德是上海同乡,尝尝家乡菜,说说家乡话,都让这个离家在外的“游子”倍感温暖。“形式上,虽然只是一顿饭,意义上却不一样。它有浓浓的亲情,我感觉就像在自己家一样。”他说。
  后来,杨景德与这个“家”越走越近、越来越亲,然而,他到家中做客的次数却越来越少。自1960年开始,无论车间主任怎么邀请,他都执意不去了。这是为什么呢?
  杨景德说:“三年经济困难时期,粮食供应紧张,车间主任家孩子多、负担重,我怎么能再给他们增加负担呢。”于是,一到逢年过节,他就会主动“躲”开车间主任,悄悄“溜”到宿舍学习,或者独自到外面的饭馆用餐。但有时,他又会主动找车间主任,想把自己攒下来的粮票交给他,让他补贴家用。
  “师徒如父子。”回首往昔,杨景德感叹道,“在我国导弹事业的创建阶段,一方面,我们紧张地忙生产,顾不得去想家;另一方面领导、师傅给了我们真诚的关怀,这里就是我们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