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蓦然回首60年 > 正文

困难时期,食堂养猪种菜,改善造导弹人员伙食

发布时间:2017-06-21

  1957年,国防部第五研究院一分院(今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火箭院”)成立。1959年,国家经济出现严重困难,当年年底,火箭院又人员剧增,副食品和蔬菜不但供应紧张,而且缺乏正常的供应渠道。眼看着越来越多的科技人员吃不饱、吃不好,各食堂的炊管人员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情急之下,食堂的管理员、炊事员便就近垦荒,自发种菜、养猪,想方设法为奋战在中国导弹事业一线的科技人员改善伙食。


△食堂部分炊管人员

  赵新华当年是火箭院总体设计部的一名行政助理员,他回忆,总体设计部共有3个食堂,食堂员工大部分是部队转业人员。在部队时,大家养成了很强的集体观念,时刻牢记报国为民的光荣使命。到火箭院后,他们发自内心地敬重为国搞导弹、造火箭的科技人员,就更加任劳任怨、尽职尽责,努力当好科研战线的“后勤兵”。
  1960年,火箭院的基建工程刚开始破土动工,生活区的大片空地还是杂草丛生。炊管人员就在食堂附近的空地上,填坑拔草、刨地垦荒,夏天种上黄瓜、茄子、辣椒、花生,秋天种上白菜、萝卜、玉米;还在菜地旁搭圈、围栏,自己养猪。
  “我们食堂的工作非常忙,大家一刻也闲不住。”赵新华说。凌晨4点起来挑粪、割草,6点准备早饭,8点科技人员吃完早饭,炊事员要清洗厨具、碗筷、准备午饭,12点半吃过午饭,又要搞卫生、准备晚饭。直到晚上8点多,忙碌了一天的大家才能放松、休息。
  即便这么忙,一有空闲时间,食堂的管理员、炊事员就会跑到菜田,育种保苗、浇水施肥、除草灭虫。没有专门的自来水,他们就从附近的自流井和小龙河挑水浇菜;没有灭虫的农药,他们就弯下腰、蹲下身,将每一棵白菜里的害虫捉出来……
  “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那时候,火箭院周边几个公厕的粪便是附近居民眼中的“抢手货”。“为了赶早抢上大粪,我们凌晨4点钟就起来了,挑着扁担,一个厕所接一个厕所地跑。这个活儿不好干,臭烘烘的,但我们要把菜种好,都主动去干、自觉去干。”赵新华说。
  在缺吃、限粮的年代,炊事员只能用刷锅水、洗碗水喂猪。可小猪整日饥肠辘辘,根本不见长膘。于是,大家就轮流背起背篓,到南边的沟里割草。夏天,长势旺盛的青草是上好的“青饲料”,将它们晒干、存好,到了冬天,又足可让几十头猪饱腹。
  在炊管人员的精心培育下,白菜出苗了、黄瓜结果了、茄子成熟了、玉米出穗了……赵新华说:“有的蔬菜,我们是随熟随摘,摘一次够几十个人吃的。白菜、萝卜,则是吃一部分存一部分,挖个大菜窖,留着冬天吃。”
  和一茬又一茬的蔬菜相比,猪的成长速度显然要慢得多。但为了保证猪肉的鲜嫩口感,等猪长够一年半的时间,炊事员就会宰杀掉,做成一道道可口的菜肴。“在养猪、种菜的时候,行政领导主动下伙房,带头干活。可等菜熟了、猪宰了,领导又带头做表率,一点也不多拿,统统上交食堂,为辛辛苦苦研制导弹的科技人员补充营养。”赵新华回忆。
  在食堂炊管人员眼里,那些为国铸利器的科技工作者是最可爱的人。这些人为了造出中国的“争气弹”,没日没夜地加班,让他们尊敬、心疼,更让他们不遗余力、心甘情愿地做好自己的工作。
  而在火箭院总体设计部科技人员的心里,食堂的师傅淳朴、能干,他们“夏天一身汗,冬天一身水”,起早贪黑、忘我劳动,没有让大家饿着肚子搞科研。这些科研战线的“后勤兵”,为中国的导弹事业提供了可靠的后方保障,得到了广大科研人员的由衷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