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蓦然回首60年 > 正文

27块钱办一场婚礼

发布时间:2017-06-30

  上个世纪60年代,面对复杂的国际形势,国家开始了“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战略布局。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火箭院”)也有一大批科研人员响应号召,走进深山戈壁,投身到这个庞大的工程中来。国家一声令下,他们打起背包就出发。
  徐保民就是其中一位。幸运的是,在起身奔赴茫茫戈壁之前,领导和同事为他办了一场简单的婚礼,仅用27块钱,就帮他完成了一件终身大事。


△徐保民夫妇年轻时的合照

  徐保民介绍,当年,他与爱人都参加了火箭院的“三线”建设。二人相识于甘肃天水,相恋于四川万源。后来,徐保民被调回北京,一对恋人便天各一方,鲜有联系。
  与此同时,在经过了艰苦的踏勘和反复的研究后,国家决定在甘肃酒泉建立一个发射场。徐保民接到命令,需即刻赶赴西北,驰援发射场建设。火箭院时任副院长周吉一对他说:“小徐,你这一走,什么时候回来也不知道。完成任务后,是留在发射场,还是调回北京,现在也不好说。不过,你的对象现在还要留在四川,不能调去甘肃。”
  徐保民心想,他和恋人本来就分隔两地,聚少离多,现在自己又要到西北执行一项保密性很强的任务,以后两人的联系肯定会越来越困难。但当时工作十分繁忙,他只好将这件私事放在一边,顾不上多想。
  没想到,徐保民的领导却将他的忧虑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周吉一马上派人致电火箭院在四川万源的筹建处,调徐保民的恋人回京。酒泉发射场驻北京留守处的负责人忙着从家属住宅楼里协调“婚房”。徐保民所在设计室的主任也对他说:“小徐,你就别管了,婚礼由你们工程组组长帮忙操办,你只给他30块钱就行了。”
  于是,徐保民把钱给了工程组组长,将筹办婚礼一事“全权”委托给他,自己又继续投入到紧张而忙碌的设计工作中去了。


△徐保民在进行设计工作

  两天后,工程组组长买来烟和水果糖,这些只花了27块钱。当天晚上下班后,吃过晚饭,在酒泉发射场驻北京留守处的一个会议室里,徐保民在领导和同事的见证下,和恋人喜结连理。
  徐保民说:“那天,酒泉发射场、工程兵设计院、火箭院总体设计部、101站的四五十人都来了,大家一起吃吃糖、聊聊天。说是办婚礼,其实就像开座谈会一样,很简单、很舒畅。最后,工程组组长宣布我们结婚了。这样,我们的婚礼就算办完了。”
  在那个物资供应极其匮乏的年代,27块钱买来的只有几盒香烟和2斤水果糖。“花生、瓜子也能买到,但考虑到这些东西有壳,落到地上还要麻烦会议室的人清理,工程组组长就没买。”徐保民说。
  婚后没几天,徐保民夫妇便离开北京,一个返回四川万源,一个去了甘肃酒泉建设新的发射场。4年时间内,两人各自忙于工作,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
  如今,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回想起当年这场简单的婚礼,徐保民说:“在我们这个国防保密单位,科研人员生活上尽量一切从简,没有那么多讲究。但我们自己没时间想、顾不上想的事情,领导都挂在心上,帮我们安顿好‘大后方’。有这样的好领导,我们没有了后顾之忧,更能够全力以赴地搞科研、忙生产,为国防事业贡献更多、更大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