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蓦然回首60年 > 正文

苦寻一个月,“9200”信箱到底在哪?

发布时间:2017-07-19

  1958年,刚刚成立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一分院(今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火箭院”)选址在北京南苑。按中央指示,这里要建成我国火箭和导弹的研制基地。这是一项保密性很强的任务,当时,火箭院所有人对外通信联络,信封上不允许出现真实地址,只能写“北京市9200信箱”。
  在这样的情况下,曾发生过一件有意思的事:
  韩寿兰当年为一部二室的办公室行政助理员,从部队调入火箭院后,往河北清河县老家写信,他留下的地址都为“北京市9200信箱xx分箱x号箱”。那时候,他的恋人还在清河老家。二人已说好结婚,只是婚期未定。
  1959年初秋,韩寿兰的恋人只身来到北京,想商量结婚一事。可是,临行之前,她并未写书信告知韩寿兰。
  恋人到京后,暂住在南苑的亲戚家。亲戚带她到南苑邮局,询问“9200信箱”在哪里,可邮局的人也不清楚。亲戚又四处找人打听,得到的回复也都是“不知道”。“9200信箱”是什么单位?不知道;“9200信箱”在哪里?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可以打听到有关“9200信箱”的信息?不知道……
  如此耽搁了1个多月后,韩寿兰的恋人实在坐不住了,便从亲戚家发了封电报给“北京市9200信箱xx分箱x号箱”。电报中的大体内容是:已到京,在南苑xx住,请联系。
  两天后,收到电报的韩寿兰马上按照电报所提地址,找到了恋人。原来,恋人的亲戚家和火箭院只有一墙之隔!
  恋人略带嗔怒地责怪:“近在咫尺、远在天涯,这么近的距离,我苦苦找了1个多月,硬是没有找到,你们的保密工作做得真是好呀!”
  那年“十一”,二人在京完婚,之后,妻子又回到清河老家。她虽然关心丈夫的工作,却牢记丈夫说过的“这是国家的规定,要严格保密,不能泄露”,因此从未在书信中多打听一句。
  上不告父母,下不示妻儿,在火箭院这个保密的单位,在“9200信箱”这个隐蔽的地方,韩寿兰和千百个与他一样的年轻人,在几十年的漫长岁月里,“干惊天动地的事,做默默无闻的人”。
  “后来,我回家探亲才知道,很多老同学、老战友,以及亲戚、村民等到北京办事,都来找过我,虽然找我的人不少,却没有一个找到的。”韩寿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