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蓦然回首60年 > 正文

草稿纸也编号,保密工作无懈可击

发布时间:2017-08-30

  “保密这条红线,万万踩不得。”上世纪50年代,中国的导弹和火箭事业艰难起步。这是一项保密性很强的事业,所有科研人员都要树立强烈的保密意识。
  徐保民当年为国防部第五研究院一分院(今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火箭院”)的一名设计员,他说:“我们的保密工作非常严,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就连草稿纸也要编号。”

 
保密教育“三堂课”

 
  徐保民回忆,他大学毕业便被分配到了火箭院。正式开始工作前,他一连接受了3次保密教育。第一次是刚入院,接受新员工入职教育,学习了火箭院的《保密手册》和保密“六不准”。第二次是3个月的军训,聆听了训练大队教官亲自讲述的保密教育课程。第三次是正式步入工作岗位前,在设计室指导员的“三令五申”下,进一步明确,“不该说的秘密,绝对不说;不该知道的秘密,绝对不问;不该看的秘密,绝对不看……”

 
一人一个保密包


△火箭院发放给设计员的保密包


  到岗后,保密员发给徐保民一个保密包。黄色的帆布包,大约长40厘米、宽30厘米,里面装有设计员在工作中用到的设计资料、参考资料、计算书、笔记本等。
  当年,火箭院有一项“铁律”:要进设计室,先经过保密室。徐保民所在的设计室紧挨着保密室。每天早上来上班,他要先到保密室领取自己的保密包,经保密员登记后,才能进入设计室。每天晚上一下班,他也要先到保密室交回保密包,待保密员将包稳妥地锁进保密柜,完成登记,他才能离开。“那时候到办公室,我们都是两手空空来,两手空空回。”他说。

 
每张纸都编号


△火箭院发放给设计员的保密本

 
  设计员用到的每一本书、每一个工作手册、每一张草稿纸都有编号。徐保民说:“工作手册是国防部第五研究院统一印制的,有硬壳的、有塑料皮的,第一页就印着‘中国人民解放军保守国家军事机密条例’,之后每张空白页上的右上角都印有页码。这些页码就是每张纸的编号,一页都不允许缺失、不允许损坏。”
  和工作手册相比,草稿纸的质量要差得多。纸张未经过漂白,比较粗糙,有的发灰、有的泛黄,写得用力一些,很容易划破。所以,设计员从保密室领来草稿纸,下笔时都会小心翼翼,格外留神。一旦出现损坏,必须有旁人作证,证明损坏并非故意,并说明受损纸张的去向。

 
出差任务三缄其口

 
  在徐保民的记忆中,除了对保密包、保密本、草稿纸等的使用记忆犹新外,还对一件小事念念不忘。
  有一次,他临时接到任务,要到“三线”出差。由于任务保密,室主任和指导员叮嘱,一定要三缄其口,不能让旁人知道。即便去借出差费,也不能对财务人员有丝毫透露。
  平常,徐保民到财务科借出差费,财务人员都会详细询问他到哪去、去多久。可这次,相关部门已提前交代财务科,不可多问。于是,徐保民拿着一张没有明细的借款单,便顺利地借到了出差费。
  “自打从事了造导弹这项保密性很强的工作,小到一张草稿纸,大到一个系统工程,只要和保密工作相关,我们绝不踩红线,不越雷池,保证做到万无一失。”徐保民说,“在我们心中,国家利益高于一切,保密责任重于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