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蓦然回首60年 > 正文

政委忍饥挨饿也不搞特殊,拒收“救济粮票”

发布时间:2017-09-06

  “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粮食供应紧张,苗政委曾一连断粮7天。可当我们把30斤救济粮票送到他家时,却遭到了他严词拒绝和严厉批评。”韩寿兰回忆说。
  韩寿兰为大家讲述的是他的老领导苗逢辰的故事。当年,苗逢辰是国防部第五研究院一分院(今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火箭院”)一部二室政委,韩寿兰为一部二室的一名行政助理员。
  1961年的一天,韩寿兰和同事到苗政委家送文件。当时是晚饭时间,苗政委的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正围着桌子吃饭,他们夫妻二人却坐在一旁,没有上桌。
  “政委,吃过了吗?”韩寿兰问。
  “吃过了。”苗政委答。
  “爸爸撒谎,你还没吃呢。”孩子纠正道。
  “到底怎么回事?没吃怎么说吃了?”韩寿兰心想。仔细一打听,他才知道,苗政委家孩子多,粮食定量不够吃,他和妻子已断粮7天。那7天里,3个孩子每顿吃的,是妈妈从自己单位打回来的一份饭。孩子们吃完后,剩余多少,苗政委夫妇就吃多少。要是没有剩饭,他们就在孩子吃饭的碗中倒些水,喝了充饥。7天下来,苗政委面黄肌瘦,他的妻子也饿得患上了浮肿。
  其实,那时候苗政委所在的研究室存有“结余粮”。韩寿兰说:“在凭票供应的年头,有的女同志每月定量32斤、29斤,月底吃不完,能省出一斤、半斤。她们把结余出来的粮票统一交给我,作为研究室的‘结余粮’。等哪位同志断粮了、不够吃了,就可以借‘结余粮’来救急。”
  于是,从苗政委家回来,韩寿兰便找到政治助理员,和他商量:“咱们可不可以开个会,大家商议一下,救济苗政委家30斤粮票?”
  当时,苗政委是二室党支部书记,但这次因他而开的会议,却没有通知他参加。
  很快,一个特别主题的会议召开了,与会人员全部同意韩寿兰的提议。会后,韩寿兰代表研究室,亲自将30斤粮票送到苗政委家,并对苗政委的妻子说:“这些粮票,是大家讨论后,一致决定专门给你们救急的。开会的时候,苗政委没参加,你就别告诉他了,给家里买点粮食吧,熬过这阵子,日子就好过了……”
  万万没料到的是,当天晚上,苗政委找到韩寿兰,非但没有收下这30斤粮票,还严厉地说:“以后可不能再这么干了!缺粮的又不是我一个人,这些粮票一定要送回去!”不得已,韩寿兰只好收回了30斤粮票。
  近60年过去了,如今回想起这件往事,韩寿兰在自责的同时,也十分怀念这位不搞特殊、与大家同甘共苦的老政委。
  “在火箭院成立初期,有很多像苗逢辰一样的领导。他们爱岗敬业,不搞特殊,吃苦在前,享乐在后。这样的作风影响着一批又一批科研人员,感染了一代又一代航天人。他们是楷模、榜样,永远值得我们尊敬!”韩寿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