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击长空 雁行有序 引领新时代作战新理念 圆航天人一个心愿

发布时间 : 2018-07-18     来源 :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新闻中心

  走进大漠戈壁某型号试验队 体验幕后英雄的艰苦工作环境

讲述一个型号的艰辛研制历程

 

  在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火箭院”),有一支这样的队伍,为了型号的成功,经常要在大漠戈壁中做试验,一次就是好几个月。他们当中,大部分是80后、90后,特别是其中一支执行特殊任务的小分队,他们常年深入无人区,远离亲人、朋友,最平常的吃、住、行都是大问题,在常人无法想象的艰苦环境中工作生活。从他们身上,我们看到了航天人以国为重的敬业精神,看到了奉献精神,谁说80后90后不能吃苦?谁说市场经济环境下不要讲奉献?他们是那么的年轻,那么的有梦想。此篇报道是火箭院新闻中心采编人员走一线的第二站,走进大漠戈壁,发掘一个型号成功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

  
蚊子龙卷风

  
  先坐飞机再坐汽车,一路辗转近12个小时,我们终于到达了落区所在地。来接我们的是一个牛仔打扮的年轻人,黑色卷边帽、迷彩裤、短靴,瘦削的下巴上还蓄着胡子。大热天的,如果不是工作需要,不会穿这么厚,由此可以想象出他们的工作环境。与我们一同到达的火箭院战术武器事业部党委王副书记介绍说:“这是我们的试验队员,也是事业部年度‘闪闪红星’评选中推举出的星星代表‘大漠飞鹰’小孔。”
  我们一行采编人员,多数从没去过大漠,一开始还有些兴奋,欣赏着窗外的沙漠风景。但当汽车在盘山公路上绕了一圈又一圈,海拔不断上升,我们耳膜开始发胀,脑袋发晕。中途下车休息的时候,脚就像踩在棉花上一样,已经站不稳了。一路经历了烈日、大雨、冰雹,车终于停在了试验队员的工作场所。
  一跨出车门,黑压压的蚊子扑面而来,一说话就吸到嘴里。虽然车上试验队员已经告知我们此地蚊子多,但还是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也不知道谁递给我们每人一顶养蜂戴的帽子,赶紧把头罩住。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我们彼此的身上已经落满了蚊子。一辈子也见不到这么多蚊子。

  

  
△ 在落区,试验队员的背上每天落满了蚊子。

  
  一片一望无际的芦苇荡上,每一棵芦苇上都是密密麻麻的黑蚊子,顿时觉得头皮发麻。这里简直是蚊子的“天堂”,试验队员的“地狱”!
  有3个人正在修设备,他们穿着军大衣,戴着防蚊面罩,捂得很严实,看不见面孔,浑身脏兮兮的,就像工地上的工人一样。谁能想到他们仨,一个博士,两个硕士,且都是80后、90后。
  这支特殊的小分队除了有火箭院战术武器事业部的队员,还有小李、小杨等部分队员来自九院13所,他们承担的是配套设施建设工作。
  这时,有人叫了一声“古董”。“古董”?原来“古董”就是杨博士,刚来的时候白白净净的,是个“白面书生”,来落区以后,皮肤晒成了古铜色,才有了这个外号。
  杨博士告诉我们,现在看到的蚊子大小跟城里的蚊子没什么区别,这还是幼蚊,一个星期后,会长到两倍大,隔着衣服就能叮人。有时候能看到一缕缕黑烟从金色的芦苇荡上升起,原来是蚊子“龙卷风”,试验队员这样形容。

  

 
△ 远处的黑烟就是蚊子龙卷风。

  
  长期在这里工作,杨博士学会了独特的吃饭方式:大蒜、热水不离手,遇到热饭猛吃个够。为什么呢?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因为谁也不知道下顿饭什么时候吃。”
  听他说,一次试验后,设备沉入了七八米深的水里,必须捞出来。最佳打捞时间是上午10点到下午3点之间,也是太阳光照射最为强烈的时间段,过了这个时间段,水面上的风浪会越来越大,不易打捞。水的盐碱度很高,阳光又很强,他与队友们的手臂和脸都有不同程度的晒伤。直到现在,杨博士和家人视频,还会被吐槽“根本看不清五官,脸太黑了!”

  

 
△ 试验队员刘师傅晒伤的胳膊。

  
  即使盛夏,在这里也离不开军大衣,军大衣上面白色的盐碱渍清晰可见。在另一边,还有几名队员在修试验设备。不一会儿,不知谁喊了声“修好了”,七八个队员一拥而上,把试验设备往水里推。没穿下水裤的队员也下水了,鞋和裤子都湿了,此时天快黑了,水已经很凉了。
  采访中,我们突然觉得有些饿了,一看手机,已经快晚上9点了。天怎么还没黑呢?原来,这里要9点以后才天黑,队员们每天都要工作到后半夜。
  这时候我们已经觉得很冷了,气温变化这么快,接近零度,这是我们没想到的,细心的队员为我们准备了军大衣。刚穿上大衣,一盘西瓜就端了上来。穿着军大衣吃西瓜,我们自己都觉得好笑,突然想起一句话:围着火炉吃西瓜……
  吃饭的地方没有电,屋里的光线全来自头顶的天窗。趁天还没黑,得抓紧时间吃饭。我们心里好奇着,在这个地方,能有什么好吃的呢?
  开饭了,快餐盘里有西红柿炒鸡蛋、素炒豆角、白菜粉条以及几片薄薄的牛肉。“哟!今天晚饭不错!”一名队员感叹。我们心想,这还不错呢!米饭是夹生的,豆角硬邦邦的。高海拔、不通气、只能用发动机发少量电的地方,能把饭菜做到八九成熟,已相当不易。此刻距离上一顿饭足足有8小时,我们顾不得生还是熟,大口大口吃起来。
  “看着点,小心掉蚊子!”方主任一直在提醒大家。饭前已经把桌子上的蚊子尸体擦干净了,但此时餐桌上又落了一层蚊子,还在噼里啪啦往下掉。我们都低头说话,眼睛一刻不敢离开饭菜。
  又有队员端来几盘菜,我们一看,原来是中午吃剩的,还有点肉,尝了一口,凉的。一问才知道,队员们都是这样,在宿舍、餐厅吃剩的饭菜,都要打包带过来,作为晚饭。

  

  
△ 火箭院新闻中心采编人员在落区采访。

  
  如果没有亲眼所见,恐怕难以想象这是落区试验队员们每天面临的环境。为完成试验任务,他们自力更生,什么都得干,自己修桥、自己刷漆、自己做木工、电工。早上7点半出门,晚上10点吃晚饭,半夜12点以后收工,是常有的事。
  我们好奇地问:“你们在这样的环境中工作,应该有额外补助吧?”“没有。”队员回答。
  在返程的路上,我们迷迷糊糊睡着了,突然车顿了一下,停住了。小孔和司机师傅下车看了看,说:“大家先下车。”
  夜晚的大漠,更加无边无际,放眼望去,除了远处公路上暗淡的路灯光,四下一片漆黑。借着车灯,我们看到车轮深深地陷在沙坑里,司机几次发动汽车,试图冲出沙坑,却越陷越深。
  在没有信号、没有网络的情况下,同行的车辆看我们隔了一段距离还没跟上,便回来找我们。从车上下来四五名队员,“一、二、三!”汽车发动,队员们使劲推车,车轮和沙石剧烈摩擦,不断迸出火星,我们闻到一股橡胶烧焦的味道,车纹丝不动。“这样不行”。有人说,“把绳子拿来。”
  拖车绳将两辆车紧紧连接,在另一辆车的帮助下,我们的车终于驶出了沙坑。我们一抬头,满天星辰,再看看手机,已经临近午夜,我们还没到达住宿地呢。

  
无人区的“活地图”

  

  
△ 小孔躺在沙地上作诗:“我把苍鹰还给天空,我把青春留给戈壁,我把思念寄给乳娘,我把梦想留给自己。”

  
  “大漠飞鹰”小孔,除了给人“西部牛仔”的印象,还有一个外号“活地图”。他是执行特殊任务小分队的主要负责人,东北汉子已经变成西北汉子了,他自称是孔子的传人,几年下来,已经磨掉了许多书生气。
  寻找适合做试验的无人区,是小孔的一项重要工作。为此,他几乎走遍了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无人区,已先后为该型号试验选取了近10个落区,大家叫他无人区的“活地图”。
  在一次寻找无人区的途中,队员们落脚在牧民临时搭建的房子里,支起行军床,点着火炉过夜。当时正值寒冬,气温达到零下20多度,如果不生火,冻得根本睡不着觉,如果生火不添煤,半夜也会被冻伤。为了保证队友们晚上温暖熟睡,白天更好地工作,小孔就整夜守在炉边,每隔一个小时,添一次煤,一直到早上。

  

  
△ 试验队员在牧民临时搭建的房屋里过夜。

  
  到了11月份,水面结冰了。但做试验必须将设备从岸边推到水中。为了不耽误进度,小孔就带着队员们用锤子一点一点凿,硬生生从近10厘米厚的冰面上凿出一条2米来宽、百余米长的“航线”,让船能航行。常常今天凿完冰,第二天又冻住了,还得重新凿。

  
△ 冬天试验队员开凿航道。

  
  特殊的工作性质,反而锤炼了小孔的公关能力,与偏远地区地方政府和少数民族打交道,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小孔却能用真诚和善良感动他们。有一年,小孔与队友们住在一个矿区里。矿区的食堂师傅是一位上了年纪的大娘,每天凌晨三四点就起床和面蒸馒头,给60个人做早餐。小孔心疼大娘,就去镇上买了1000个馒头和半只羊,送给矿区,让大娘每天能多睡一会儿。矿长和矿工们知道后,非常感动,多次在试验遇到困难时出手相助。
  有一次,试验需要一座数十米高的山头,小孔跑遍矿区周围都没找到合适的山头,正犯愁,矿长知道后说:“你别急,这件事我帮你解决。”于是,他带着矿工兄弟们,开着推土机,堆出了一个数十米高的小山头,让试验得以顺利进行。
  对于所受的苦,小孔不愿多谈,他说:“干别人没干过的事,走别人没走过的路,我很有成就感。况且比吃苦更重要的是我们做的事情是为了国家使命。”

  
独树一帜的鹰雁文化

  
  汽车在一望无际的戈壁上行驶了8个小时,我们又来到了该型号的另一个试验场。天已经黑了,早过了晚饭时间,我们的第一项任务是先去食堂吃饭。在餐厅门口的两侧,有一副对联:“鹰击长空 跃凌云存鸿志翼佑家国梦想”“雁行有序  汇众智砺长剑续写航天情怀”。说的正是团队特有的“鹰雁文化”。一走进食堂,就看见了大大的横幅:“存鹰之鸿志而高远 承鹰之胆魄以搏击”。
  在食堂的另一侧,有很多展板,内容非常丰富。这支队伍临时党委的富文副书记热情地向我们介绍:“这是郝照平院长对鹰雁文化的评价:‘鹰雁文化在全院战术型号研制队伍中独树一帜,起到了内聚人心、外树信心的作用,开创了战术型号队伍文化建设的先河,提升了软实力。’那边还有我们的队歌《雄鹰飞翔》……”
  另一个展板是党支部的动员令,上面有很多队员的金句,反映了他们一定要造世界上最先进装备的决心。
  “用户的需求就是我们的追求,排除万难去争取最大的胜利。”
  “久有凌云志,重上戈壁滩,敢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谈笑凯歌还,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打通协同信息链路,支撑中华神鹰从‘单挑’到‘群殴’的体系化升级。”
  “以背水一战的气势,打好这场攻坚战。”
  “坚持将高质量和零缺陷作为首要目标。”
  “搏一个艰辛八月,换一段光辉岁月。”
  “一院砺剑心心系国防,航天报国梦梦圆大漠。”
  “鹰击长空,圆梦蓝天,祝圆满成功。”
  “爱祖国,爱航天,爱精导,祝愿我型号继续开疆拓土,发发圆满。”
  “不忘初心,鹰击长空,尽显控制系统稳妥可靠;砥砺奋进,攻坚克难,确保型号任务圆满成功。”
  ……
  临时党委政工人员小吴详细讲解了鹰雁文化到底是什么:“它的精髓是勇猛如鹰,团结似雁,时刻激励队员们锻炼雄鹰一样迅猛、精准的个人能力,在团队中像大雁一样团结、仁义、谦逊、机智、守信,最终形成一支抗压能力强、决策执行能力强的鹰雁团队。”

  
这个型号的“前世今生”

  
  我们来到试验场的第2天,总算见缝插针采访到了型号两总刘总和王总。刘总是该型号的总指挥,给人的印象是不怒自威、坚决果断。王总是该型号总设计师,一个文质彬彬而又随和的人,言谈举止率真,属性情中人,让你不知不觉就被感染。
  聊起型号的研制历程,王总说,第一个功臣就是张总,是他带领队伍,迈开了型号“从无到有”的第一步。“攻关关键技术,开拓新领域,还不遗余力向用户推荐我们的方案……为后续成功奠定了厚实的基础。”
  后来,刘总和王总接过了接力棒,当时型号正处在发展的低谷期,用户也对我们的能力有所质疑。说起接下这个重任的感受时,两位老总都不约而同地说:“第一感觉就是压力很大。”
  如何从低谷走出来,成了两位老总每天都要思考的问题,“当时,院里将该型号列入了一把手工程。”刘总说,从航天科技集团到院再到院属各单位,都对该型号给予了高度重视。
  “重压之下,两位型号两总毅然决然,带着我们扎扎实实做技术,一步一个脚印,迎来了后续十几次的一系列胜利。”一见面,周主任就滔滔不绝地向我们介绍起这个型号的历史,哪一年、哪一天,型号经历了什么,他都如数家珍,甚至每次领导讲了什么,他都说的一清二楚,“我把每次领导的讲话都记录了下来。”没想到,他1米8多的粗犷的外表,心思却很细腻。
  项目立项时,周主任甚是兴奋,他说,“我们就要做先行者,要造世界上最厉害的装备。”说着他拿出电脑,给我们看了很多精彩的试验瞬间,真是大开眼界,也不由得对这支试验团队肃然起敬。
  如今,一个型号的两种状态都处在关键阶段,就像一个面临着高考,另一个刚通过中考,正向高考奋进。
  回望走过的路,型号从无到有,由原来的两年“一大步”,到后来一年“一快跑”。如今,该型号就像一颗大树一样已经枝繁叶茂了,正向着更广的蓝天生长。

  
压力面前什么也不说

  
  该型号试验队涉足的是新领域,研制的是新产品,压力之大可想而知。刘总说:“很多技术没什么经验可借鉴,每一步我们都走得很小心,大的研制方向不能出错,如果大的步骤错了,就要落后别人一大截。”
  王总掰着手指头数了数面临的压力,有对手的压力、定型的压力、批产的压力……他将与对手的竞争压力排在了第一位。问起原因,他说:“大家招的新人可能就是一个学校、一个班级的,相当于都是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想跑赢也是一种压力。”现在竞争都是靠产品说话,都是自己先投入资金,PK掉了竞争对手,才有可能拿回前期投入的资金,否则就意味着前期的投入只能自己承担了。
  丽华是陪伴着型号的“出生”到现在的女副总师。初见她时,温婉知性,聊起工作中的困难和压力,也只是爽朗一笑,仿佛困难和压力只是从她身边溜过。她说:“每一次任务就像是一次考试,不可能没有压力。”
  “越往下干胆子越小。”王总说。在试验指挥大厅里,每个人精神高度集中,手里攥着一把汗,上一次的发射,王总正死死地盯着大屏幕上不停跳动的技术参数,突然,遥测数据有点波动,他心一揪,哎呀!一巴掌拍在郑总的身上,把他吓了一跳,郑总说:“你吓死我了,你不拍我,我的心跳都已经100多了。”
  采访的第6天,我们有幸看了一次发射。我们随队员们一同来到指挥大厅,这时大厅里已经坐了不少人。我们坐在小殷和该型号副总师涂总旁边,当听到“5、4、3、2、1……”后,偷偷观察了一下他们,小殷身体前倾,眼睛一直盯着变动的参数,他看上去很紧张。我们问涂总:“你紧张吗?”她说:“我觉得不紧张,对这次试验,我们有很大的把握,但你看我这心跳。”她举起手环,心率已经接近90了,涂总说:“我平时心率还不到60。”
  在现场指挥大厅观看发射,让我们紧张又激动,一会儿看看数据,一会儿又看看现场画面,眼睛顾不过来了。突然掌声雷动,画面显示,本次试验又成功了!
  “一班队伍,两个状态,三大任务,若干支线”是该型号的状态。丽华总说,“今年是型号最难的一年。”的确,以往,主要走研制一条线就行,今年多线并行作战尤为突出,无论哪一条线出现闪失,都会影响其它线的进展及整个型号后续的发展。“如果不能按时完成任务,就会影响后面这个项目的竞标,每一条线都得跟上,每走一步都是考验。”
  我们在采访中,见到的队员大多说话严谨,平静温和,即便是在任务临近的紧急关头和遇到波折时,也是静悄悄的,丽华总说:“没想那么多,就想着赶紧解决问题。”这是我们在采访中深有感触的一点。
  “面对压力,这些孩子们从来不说,也不说自己有什么难题,都是默默地自己扛了。”王总特意强调,“他们不是没有困难,而是有困难不说。”
  刘总淡然地说:“多想一些,多做一些。即便没有基础,但别人能做到的,我们也能。”
成功的背后,是常年超负荷的工作,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困难与压力。对于队员们来说,加班加点实在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平时加班到后半夜基本上已成常态,如果有发射任务,几天几夜连轴转在他们看来也是很平常的。”
  我们问:“大漠戈壁一待就是几个月,寂寞吗?”大家只是哈哈一笑,“时间紧,任务重,没时间寂寞。”

  
发发都有创新  走一步垫半步

  
  周主任这样定位自己的团队——先行者、开拓者。数年来,“连续十几次成功,几乎每一次都是新状态,次次都有创新。”简单的数字背后,是他们在创新路上的一次次破茧成蝶。
  刘总说,我们每走一步都像在爬坡,从开始随着应用状态的变化,每一次跨越,都要攻克无数个技术难关,实现N多个突破,才能满足用户的需求。
  王总说,在发展上,型号队伍一直在走“引领式创新”之路。“走一步垫半步”就是他们其中的一个策略。型号的每一次研制中,都会超前提出下一步的新技术,并搭载验证,为下一次试验做铺垫。
  目前,他们不仅向用户提出了体系化应用新理念,还集中发挥航天科技集团的优势,联合兄弟院及全国其它集团,提出了体系化应用的大思路,进一步构建引领式创新的格局。“我们不仅在引领用户,也在引领竞争对手。”刘总言语间充满了自信。
  在与用户打交道过程中,王总发现,用户在管理上抓得很细,而且要求全部成果落在文件里,而我们更多时候是把设计成果放在脑子里,两种管理模式的碰撞,带来了变革火箭院传统管理模式的机遇。
  于是,试验团队边学习借鉴用户方的管理模式,边积极探索火箭院适应用户的管理新模式。王总举例道,以前做可靠性试验时,每次至少几百个小时,需要设计员在试验场旁陪着试验人员盯着。借鉴学习后,要求材料写得很详细,操作细则很规范,试验人员直接就可以做试验了,这样就把设计员解放了出来。
  实际上,像这样将“设计、测试、生产”分开来做,在院里还是第一次。王总坚定地表示,将继续探索下去,把火箭院的短线变长线。同时,他还深有体会地说:“将全部数据落在文件里,形成规范,也为后续的批产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几年的装备市场开发中,王总和丽华总也深刻感受到,面对当前的竞争形势,必须以市场为导向,以用户为中心。因此,在研制初期,试验团队就积极与用户沟通,提前交流设计思路和设计成果。“力争在设计之初,就是一个好用的产品。”丽华总说,有一次,他们邀请用户前来交流沟通,一个按钮一个按钮、一条信息一条信息地给用户看,不符合用户需求的,就标注出来再设计创新。“满满当当地搞了两天,把人家请过来,也没正儿八经吃饭,都是在办公室吃的盒饭。”丽华总说,用户觉得收获很大,走后,还特意发短信表示感谢。

  
超强的市场竞争意识

  
  小张是这个型号的总装工艺员,是个90后,已经能独当一面。
  我们问:“你觉得干这个型号辛苦吗?”
  “任务紧张时挺辛苦的,但我喜欢干,而且很有成就感。时刻处于竞争状态能激发我追求完美、把产品做到极致的热情,抓住一切机会去学习。”
  不久前,应用户要求,该型号产品曾与竞争对手的产品一同参加过展出。中途转运时,两个产品就一左一右摆在小张前面,外形相似,颜色一致,就像一对双胞胎。他说:“我是个工艺员,少有机会接触到别的产品,本来还想展出时去学习一下,没想到此刻就摆在眼前,顿时竞争的弦就绷紧了,我们的产品一定要超过他们。”6天实地采访,我们接触到的每一名队员,几乎人人都谈到了目前装备研制市场的竞争环境。
  王洪波副院长说:“战术型号面临的市场竞争尤为激烈,竞争压力越来越大,员工的竞争意识也越来越强,同时我们也感觉到责任更大,担子更重了。”
  王总笑称:“跟以前不一样了,我们得像推销员一样,主动向用户推销自己的产品,而且要尽最大努力满足用户需求。”就是把顾客当作“上帝”,把产品做到极致,事事都为用户想在前面,尽量做到尽善尽美。
  上一发试验,用户提出想在指挥大厅里看到试验现场情况,试验队不仅在3天内实现了这个直播功能,还主动采取多机位拍摄,并“催生”了一名“导播员”。王兴,就是这个“导播员”。试验时,他趴在大屏幕后面,切换镜头,队员们都叫他“幕后英雄”。据说当天现场直播效果堪比美国大片里的特效,用户非常满意,连连称赞试验队员。
  “一旦竞争失利,会很惨。”刘总直言,但同时,他也自信地说道:“严峻的形势逼出更先进的产品。”
  研制性能更优的产品,是科研队伍一直以来探索的方向。小殷用“超越极限”来形容每天的工作状态。他说:“为了提高竞争力,在技术方面,我们给自己设定的上限很高,几乎达到了临界点,甚至一克一克抠重量、降成本……力争把产品做成精品,就是为了拿到订单,保证订单非我莫属。”为了我们的产品和技术能引领发展,小殷还常常阅读国内外文献,跟进前沿热点,他说:“这就是我最喜欢做的事。”
  面对当前的买方市场,一定要站在用户的角度想问题,了解用户需求,加强沟通,力争设计出最好用的产品,也是试验队的制胜法宝之一。丽华总说,“在实力与竞争对手不相上下的情况下,即使一个螺钉不好看、不好用,用户也会认为我们团队不行,因此我们不能闭门造车。我们经常要询问用户使用习惯,掌握他们关注的信息,让用户提改进需求,保证设计出的产品好用、管用。”

  
谁说80后90后不能吃苦

  

 

△ 晚上试验队员在野外烧火取暖。

  
  提到科研人员,如果你脑海里浮现的是头发花白、穿着白大褂的形象,那你就彻底落伍了。别看这个项目任务重,条件艰苦,该型号研制队伍中,绝大部分是80后和90后的年轻人,且15%是博士,68%是硕士。他们在家是顶梁柱,在单位是主力军,把工作当成事业。
  小张是试验队的调度,相当于“大总管”,基地的很多事情都由他来协调安排。他的身影常年出现在试验场 。
  一次,他带领4辆卡车,3辆小车押运试验品进场,先遇上持续大风,又赶上大雨,雨过天晴还遭遇前方修路。为了按时送达,小张决定绕道,走一条不熟悉的道路。考虑到产品安全,他冒着危险走在最前面,先行探路,确认安全后,才让车队跟进。无论如何也要保证人员和试验品安全抵达试验场。
  小丛是该型号的电气系统设计师,为了确保关键技术达到要求,他除了大量自学,还得经常找同行们交流。“在家靠父母,出门靠同学”,他说:“到现在,我已经找遍了从小学到研究生的所有校友。他们帮助了我,我也尽量用自己掌握的专业知识去帮助他们,不让别人低看火箭院的实力。”
  小丛给我们讲了一件有意思的事,他说他女儿的小名就是产品的代号,因为孩子出生之日,也是试验成功之日。此后还有巧合,他说:“每逢纪念日,我总是不在家,虽然有些遗憾,但也挺有纪念意义。”
  设计员小宋,刚结婚就被派到基地,他说:“我和爱人的第一次约会就是产品立项那天。本来领结婚证也想在这天,但等不及了,就把产品立项的日期倒过来领了证,也挺有纪念意义的……”他们在压力之中也找到了一点点乐趣。
  这支队伍大都是80后,上有老,下有小,而且有两个孩子的队员还很多,在基地一住数月,根本顾不上家庭。
  队员小赵,一直兼顾着型号的两种状态,忙得没日没夜,曾4天4夜不睡觉。妻子怀孕期间,恰巧正是项目最忙的时候,小赵被派到了试验场。当时,双方父母都不能来北京照顾,妻子一人在北京待产。有同事知道后,问他:“要不我代你向组织反映下困难,争取把你调回去?”他却不同意说:“先把这边工作干好,家里的事总有办法解决。”就这样,他一直坚持到发射任务结束,才急急忙忙赶回北京。
  还有一些队员把父母接来北京照看孩子,小殷就是这样,大女儿出生后,他把山东老家的父母接了过来,一照顾就是3年。小女儿出生后,他又把岳父岳母接来帮忙照顾,又是3年。他说:“出差一两个月还好,如果时间再长,对老人来说,压力也很大。尽管很无奈,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火箭的每一次发射成功,都有欢呼和庆祝,媒体的宣传报道更是让世人瞩目,而他们的成功是悄悄地庆祝,自己偷着乐,甚至不能与家人和朋友分享,共同之处在于内心的光荣与自豪。
  提到这些年轻人,王总心疼又赞赏,他说:“一开始,我不好意思让大家来加班,后来实在没有办法,也就习以为常了,大家没有怨言。很多队员都没带薪休过假,因为实在抽不出时间。有的队员已经接连数个新年在大漠戈壁度过了。”
  丽华总也说:“我很敬佩这些年轻人,现在不同于过去,外界诱惑这么多,能沉下心来搞研究,不计名利,全身心投入工作,这就是奉献精神,这样的思想境界,令人感动。”

  
两大里程碑 圆航天人一个心愿

  
  第一个里程碑。3年前的一天,对该型号试验队来说,是个极为特殊的日子,这一天,他们一手打造出的尖端产品伴随着一声巨响,直中目标,戈壁滩上瞬间升起了巨大朵状烟云,立项后的第一次试验成功了,而随后的多次试验更是次次成功。“从此,我们进入了用户新领域。这是航天科技集团的一个里程碑。”采访中,王总的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王晓东副院长说,这个用户领域是我院从未涉足的领域,试验队开疆拓土,走出了一条新路。
  郝照平院长也大赞道,作为首个取得成功的新领域新型号,对航天、对火箭院意义重大,既填补了该领域的空白,也是全院员工的荣耀,两个里程碑让我们感到无比的自豪。
  第二个里程碑。今年,在落区,伴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利器再出鞘,引爆后,水面上腾起巨大水柱。顿时,指挥大厅内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王总有感而发:“历经艰辛苦和累,只为鹰雁长空飞,喜闻戈壁掀惊涛,壮士无悔铸丰碑。”这是我院开始迈向海洋的又一个里程碑。
  院党委书记李明华说,火箭院多年梦寐以求的愿望实现了。在听取试验队工作汇报时多次夸赞,“这是我院建院60余年来的首次,是集团公司也是航天一院梦寐以求的,意义重大。”“试验首飞获得圆满成功,令人振奋,开创了火箭院对产品新状态新应用的先河。”“实现了火箭院装备研制历史的新突破。引领航天,追求卓越,这是航天一院的使命!”

【打印】 【关闭】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