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芝琴:与剪刀结缘的人

发布时间 : 2016-07-11     来源 :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新闻中心

     

△史芝琴和她的作品

  人离不开喝水,吃饭,睡觉,可您听说过有人离不开剪刀吗?在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火箭院”)703所就有这样一位退休人员,一天不拿剪刀,她浑身上下都不舒服,就像丢了魂一样,到处找剪刀,她就是史芝琴。
  史芝琴六岁那年第一次拿上剪刀,到现在她已经七十多岁了,这么多年来,她一天都没放下过剪刀。家人要是用了剪刀,不小心忘记放回原处,史芝琴找不到了就会大发雷霆。

“偷学”剪纸

  她拿剪刀到底做什么呢?这就不得不从史芝琴的家乡说起。
  史芝琴是陕西人,在那里,剪纸这一民间艺术形式有着悠久的历史。陕西从南到北,特别是黄土高原,八百里秦川,到处都能见到红红绿绿的剪纸。据史料记载,作为中国传统艺术的剪纸分南北两派,北派首推陕西剪纸,它被专家们称为“活化石”,因为它较完整地传承了中华民族古老的造型纹样、哲学思想与生殖繁衍的观念,如陕北剪纸中的“鹰踏兔”、“蛇盘兔”、“鱼戏莲”等。
  在陕西,有这样一个习俗:“找媳妇,要巧的”,所以,很多女子从小就跟大人学习剪纸、绣花、做针线活。然而,史芝琴的童年并不不是和多数女孩一样。
  史芝琴笑着说:“我们家那时候姐妹四个,因为我是老二,父亲那时候把我当儿子用,地里活也让我干。那一大片平原,一个人没有,就我一个人摘棉花。我那时候老哭着说,这家里不要我好了,我怎么这么倒霉,自己心里不平衡。 ”
  由于家里人多,劳动力少,史芝琴只能像男孩一样下地干活。看到别的女孩都在屋里剪剪纸,绣绣花,她心里羡慕极了,突然产生了偷学剪纸的想法。“剪纸花总比给牛圈挑土好,坐到那就剪了,挑土多费力气啊,压得腰都直不起来。我宁愿剪纸做细活,也不愿意做粗活”,史芝琴说到。
  从此,每当母亲和邻里的婶子、大妈们聚在一起剪纸时,史芝琴就偷偷地站在一旁观看、揣摩。渐渐地,史芝琴对她们剪出的一个个栩栩如生的形象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史芝琴说:“没人的时候偷着拿一张破纸,偷着练习。我母亲每次给别人剪窗花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看,拿个剪刀也跟着剪,母亲看我剪得挺好的,她说下次你给剪吧”。
  就这样,史芝琴终于如愿以偿了,家里剪纸的活儿落到了她的头上,她再也不用下地干活了。

剪纸带来成就感

  1960年,史芝琴创作的一幅剪纸作品,被学校选送到西安,参加了当年的西安艺术展。虽然最后没有获奖,但这次参展给了史芝琴很大的信心,她非常高兴,觉得自己的能力得到了肯定。此后,学校里只要需要剪纸,她都毛遂自荐,主动承接。

     

  1979年,史芝琴的剪纸技艺为她迎来了人生中最光荣的时刻。那年,史芝琴带着她亲手剪制的纸花,作为群众代表欢迎来火箭院访问的柬埔寨亲王西哈努克。
  在那个鲜花匮乏的年代,为了欢迎西哈努克亲王的到来,史芝琴和姐妹们加班加点赶制纸花。当西哈努克从他们面前经过的时候,史芝琴和同伴们举着自己亲手剪的纸花,她感到光荣极了。

与剪刀结伴同行 

  1996年,史芝琴退休了,此时,她已经不满足于简单的剪剪纸花,贴贴窗花,她开始潜心创作。为了收集素材,老伴还特意为史芝琴添置了数码相机,带着她游历祖国各地。
  史芝琴笑着说:“有时,中午家人都睡觉了,我拿着照相机跑到花园里,海棠什么的我全照上了。有时候,我俩跑香山、植物园、天坛……拍各式各样的花、草。”
  史芝琴给花草拍照,主要是作为剪纸时的参照物,仔细研究它们的结构、层次,以便在剪纸的时候体现出立体感。
  2006年,史芝琴和老伴在江西赣州客家文化城游玩的时候,看到了一幅长达22米的壁画作品,“我就觉得太震撼了,我觉得这个是我们剪纸的很好的素材。它是石刻的,我想了一下,用剪纸的形式也可以把它的内容表现出来。”
  “这幅壁画把客家人深厚的文化底蕴表现出来了,包括他们怎么从事劳作,怎样婚丧嫁娶,怎样娱乐,怎样过年等等,都有很好的表现”,史芝琴的老伴黄鹤健说。
  为了将来完整地再现这幅壁画,史芝琴拿着相机,一部分一部分地拍,共拍了两百多张照片。
  由于画卷上表现的内容太多,要想剪得栩栩如生,必须先画个纹样,再对照着剪。
  史芝琴说:“就我一个人剪的话,没有好几年是剪不出来的,必须组织一批人马,精雕细刻把它雕出来。雕出来以后,我觉得画卷的长度可能不次于《清明上河图》,它是能够代表我们时代的作品。”
  史芝琴又把老姐妹们聚到了一起,她开始从基础剪纸讲起,希望大家能够齐心协力,跟她一起完成这幅有意义的剪纸作品。


  与剪刀结缘五十多年了,史芝琴的手上早已磨出茧,她笑着说这是自己的“纪念品”:“它伴随我几十年了,也有光荣的历史,这就是劳动的代价。这把剪刀也陪了我三十多年,它就像我的伴侣一样。等我老了不能动的时候,我就坐在这,还让它陪伴我。”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