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宁宁:重走长征路

发布时间 : 2016-08-02     来源 :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新闻中心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下属703所退休人员梁宁宁是一名烈士子女, 他的父亲梁诚在长征时期曾任红二方面军“战斗剧社”的党总支书记,21岁担任山西五寨县县委书记,23岁任冀中军区四大队(老八团)政委,年轻有为,享誉冀中,是有名的“娃娃政委”。1948年7月1日,梁诚在安徽的一次突围战役中牺牲。父亲带着使命离开时,母亲正身怀六甲;父亲牺牲时,梁宁宁只有四岁,他生平最大的遗憾是一天都没有在父亲身边生活过,对父亲的印象仅仅来自于父亲留下的一张年代颇久的老照片。

红军后代的伟大计划  

  梁宁宁在军营长大,从小听红军长征的故事,那段历史深深地印在他脑海里。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对父亲的思念也日益加深,对父亲从事的事业更加敬仰,重走长征路成为他一个挥之不去的梦想。
“一直就想看看当时父辈是怎么走过来的这段艰难历程,他们究竟遇到了什么,经历了怎样的艰难、怎样的战斗,很想实地去看一看,体验一下”,梁宁宁说。
  梁宁宁原计划2004年退休后再去实现这个梦想,但有一件事促使他提前了这个计划。
  2002年,两个英国历史学博士李爱德、马普安正在行走长征路,许多外国媒体对此事进行了报道,把文章题目写成“中国的长征没有那么长”,在文章中写道,“两位英国博士,以史学家特有的严谨,通过点对点的连线,用双脚丈量了他们所走的历程,得出结论,长征没有那么长。”梁宁宁看到报道后感到很气愤。“这个结论是不负责任的,因为他们忽略了一个史实,就是在长征时期,敌我力量极为悬殊,为了摆脱、调动和消灭敌人,红军翻山越岭地进行大迂回是常有的事,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四渡赤水和乌蒙山回旋战。作为红军后代,我决不能落在这两个外国人身后重走长征路。”
  于是,梁宁宁提前办理退休手续,按规定单位要停薪,对此他毫不在乎。“在我出发前,许多参加过革命战争的老同志嘱咐我,在将要走的路上有些地方可能还有长征时的老红军战士,这些人也大多90岁左右了,在世的越来越少。此外,沿途还有不少红军烈士墓,让我代表他们去祭扫一下。”
  但是,怎么来走完长征路让梁宁宁思考了很久。“我快60岁了,步行走,可能没有经验,也没有那体力;坐汽车,我觉得不足以锻炼自己的意志,也不能体验红军的艰辛。刚好我们院有一个自行车俱乐部,退休后我就跟他们骑行。骑车的话,我觉得自己体力还可以,所以就选用自行车这种方式。”
  “走”的方式确定了,接下来,路线怎么确定呢?红军所走过的地区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新地名取代旧地名,有很多路早就变成了国道,再找到那些地方都很难。
  为此,梁宁宁前期做了大量准备工作,“一个就是看各种各样有关长征的书,主要是看战史;一个是找很多经历过长征的老同志,了解当时的情况。因为我父亲是红二方面军的,所以我准备选择重走红二方面军的长征路。”
就这样,梁宁宁怀着一个红军后代的心愿,带着老前辈们的期望和嘱托,带着家人、朋友的祝福和牵挂出发了。

单骑行万里

  2002年10月7日,梁宁宁先把自行车托运到湖南省张家界市,然后坐火车到站后,在张家界市桑植县开始了他的长征第一步。从这一天起,到2002年底,他严格按照红军长征时所走的路线,经过了湖南、贵州、云南3省14个市48个县,到达云南省昆明市。由于入冬天气越来越冷,有些路面不适合自行车骑行,梁宁宁不得不中断行程,返回北京。
  梁宁宁原定2003年五一后继续行走,但没想到,正好赶上了非典时期,一直到7月份非典警报解除,他才继续上路。

  “当时7、8月份了,正是南方最热的时候,又是雨季,容易发生泥石流,而且我要顺着红军当时的路线走的话,等到了兰州那边又到冬天了,我这个岁数,可能身体吃不消。所以就改变了计划,先把自行车托运到兰州,从兰州沿着长征的路倒着走。到兰州、宁夏、陕西,再从甘肃进入四川,再到云南,跟之前走的那段路接起来”, 梁宁宁说。
  在重走长征路的途中,凡是经过的县,梁宁宁都会到当地邮局盖一个当天的章。很多军分区和武装部的领导与他合影,并为他题词,有许多题词令人感动。
  “在甘肃省通渭县,发生过两件事,一是当时的中央政治局在通渭县榜罗镇开了个榜罗会议,决定部队到陕北;二是毛泽东同志在通渭县县城的文庙小学写了著名的《长征》。当地县委书记和武装部政委为我签名留念,这些都给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梁宁宁说。
  四川阿坝军分区领导在给梁宁宁的题词中这样写道:“父辈洒下鲜血的热土上,每个人在此都会热血沸腾。雪山草地上的雪莲和格桑花,每一朵都燃烧着长征的精神。”

  路上所有的会议旧址和烈士墓,梁宁宁都要去看看,“还要献花,哪怕是野花,也得表达一下心意”。
  上万里的漫漫征程充满了各种挑战,山路坎坷、打滑摔跤是家常便饭,顶风冒雨、夜宿山林更是见惯不怪,途中所受煎熬难以想象。
  “在泸定县到石棉县一段,我沿着大渡河在盘旋起伏的山路上连续骑行了11个小时。那天还下着雨,筋疲力尽的时候,我心里就想当年红军为了抢占泸定桥硬是用两条腿跑了240里路,难道我今天骑自行车还办不到吗?我边骑边唱“红军不怕远征难”那首歌,坚持到夜里,到达了预定的目的地”,梁宁宁说。
  到泸定桥的时候,梁宁宁险些掉到河里。“有一个拐弯,拐得比较急,一捏闸,车倒了。因为我车后面还有三四十公斤行李,一倒,前轱辘已经出了路边了,给我吓得一身冷汗。下面就是奔腾的大渡河,掉下去就完了”,说起当时的经历,梁宁宁仍心有余悸。

温暖常在心间

  艰难困苦并不是长征路上的主旋律,温暖与感动时刻涌动在梁宁宁的内心。很多人被他的精神打动,纷纷用不同的方式表达自己对红军后代的敬仰之情。
  在云南省彝良县,梁宁宁曾到一家小饭馆就餐,他的自行车就放在饭馆门口。刚走进饭馆,三四位年轻人看到车上“重走长征路”的条幅,就跟他攀谈起来,没想到几人越聊越投机。“大家聊得特别高兴,临走的时候,他就跟老板说,饭钱我付了。老板后来也不要钱,就没收”,梁宁宁说。
类似这样的事还有很多,当地乡亲们知道梁宁宁的来意后,争先请他吃饭。这样的感动让梁宁宁充满力量,使他更加坚定地走下去。
  “在前往红军渡渭河纪念碑的途中,当时是中午,太阳很大。路边有瓜农在卖瓜,我说买个小点的西瓜吧,大的也吃不了。我刚把车一放,卖瓜的小伙子看到我的条幅了,他就说吃西瓜,坐着吃,我不要钱,这个瓜我请你吃,我对红军特别敬佩,红军长征从我们家门口走过,我是听着红军长征故事长大的。”

  在漫漫的长征路上,梁宁宁时刻被父辈们伟大的牺牲所震撼。在甘孜松潘草地上,严寒笼罩着战士,饥寒夺走了很多战士的生命。在湍急的大渡河旁,在川西北的雪山草地,好几万红军战士牺牲了生命。
  到2003年12月,梁宁宁共用了7个月时间,踏过了7省109个县,为自己的长征路画上了圆满句号。“最大的收获就是精神和思想的收获,满足,教育和锤炼。长征太不容易了,是我们现在难以想象的,有了红军当年的牺牲,才有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梁老无限感慨。
  从2002年开始,梁老重走长征路的事迹被多家报纸报道。2002年11月19日,贵州省《毕节市报》刊登了《六旬老人单骑重走长征路》;2003年10月8日,《春城晚报》刊登《追寻父辈足迹 重走万里长征路》;2003年10月30日,《桂林日报》刊登《追寻父辈足迹 重走长征路》……

新长征征程

  在骑行过程中,梁宁宁发现许多老红军年事已高,有一部分已经离世,便萌生了制作一面红旗让健在的老红军们签名留念的念头。他仿照红军的旗帜做了一个面印有红一、二、四方面军字样的红旗,最初的旗帜只有1x1.3米。随着他走访的地方越来越多,征集到的签名也越来越多,红旗又接了四次,到现在变成了五米多长、一米多宽,签满353位老红军的姓名。“这些签名的老红军既是长征的亲历者,又是共和国的功臣”,后来,他把这面红旗复制了20多个,送给了延安“抗大”纪念馆等十几个纪念馆。

  2007年,红军长征70周年时,梁宁宁和许多红军后代一样,希望能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他曾多次到革命老区考察,努力改善当地的教育条件,建设红军小学。
  “在河南省卢氏县红军小学,这个小学在红25军军部旁边,我就问学生一个礼拜能不能吃一次肉,他说半个月也吃不了一次肉。老师说,做肉菜孩子吃不起。学生住校,宿舍条件也很差,教室有电也不开灯,就为了省电费”,梁老非常心疼地说。
  梁宁宁曾参加四川甘孜、阿坝等八所红军小学的选址,目前,这八所小学都已建成。

  梁宁宁还和一些部队官兵及大中学校的同学进行座谈。年轻的战士和同学对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的兴趣和热情让梁宁宁感到振奋和鼓舞,“现在的年轻人面临的是另一种战场,虽然没有硝烟炮火,但实现中华民族振兴的中国梦压在他们身上。他们要走的是另一种长征,我从他们壮志凌云的豪情和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辉煌业绩中,看到了他们的使命感和责任感,看到了他们身上蕴藏的能量,也看到了我们祖国的未来和希望!”

【打印】 【关闭】